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乔见没~

Sunshine & Smile

 
 
 

日志

 
 

我与愤怒青年  

2015-10-29 07:16:57|  分类: 在英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村上春树


由于我的思想意识还没到达那个境界,所以对于愤怒青年这样的词以及类别总是格外的敏感和好恶,更多的是充满着纠结与矛盾的情绪。一方面认为他们是虚无的,首先要过好自己的生活,连现状的不满都无法改变,何谈去解决体制上的问题。另一方面,确实社会需要这样形设的“进步青年,”才有可能促进其发展和进步。


但到头来,他们和我一样,还是做不了那样推动任何求新变革的有志青年,因为终究是空谈理想主义的无行动者;即使他在一点一滴的做出改变,也是无法起到任何推动意义的,因为冰冻非一日之寒,变革这种事情更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也许你会说难道就因为一个人完不成,我就也应该放弃吗。但我的真实想法是,你可以去做,可于我而言,相比较人生的幸福感与满足感,与之微不足道的付出而形成的凄凄惨惨无病呻吟的仕途与生活,为何不能先将自己像样的积极地好好的活出色彩。


“艰难的世道,残酷的环境……同为愤怒青年的他们相互依靠慰藉……”每每看到这些字眼,我都倍感不适,谈不上愤怒鄙夷,只是可惜本不该是这样……在这明媚热烈的大好时光里,在这充满希望无限变好的流光岁月里,为何看到的却都是阴霾与黑暗。也许你笑我愚昧无知,如此混沌的国家还谈着明亮与美好,可这时光与岁月不仅是这个世界的,更是我们自己的,因为我们生活的每一天都是我们余生所剩不多的最美的日子,这是我们的蓬勃与朝气,是我们该认认真真为之努力的命运,不该是散播着批判抱怨与戾气的地方。


而事实上这些人身体和物质上所能享受的来自体质给予的补给也并不是真的只有那么一丁点,纵然心灵也许受到了煎熬与禁锢,可这也不是单纯的由体制引起的问题,更不是一味的谈论政治就能解决的,充其量也只能算是理想主义来自自我内心无法实现的抑郁的枷锁。


也许我说了这么多,好像在批判和鄙夷他们,可其实不然。因为如果别人能对自己的选择确信无疑,是出于自我的舒心,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那我有何资格评判他们的对错?更何况,即使别人不能确信自己的选择是否出于理性的自我意识选择,那我就更加毫无资格去指责了,倘若连他自己都还在摸索,我凭什么有把握替他决断。


这也是我不断地犹豫和怀疑我自己选的路,我越来越发觉我的脾气性格我身上的那部分不羁与戾气以及晚于他人的开悟,我凭什么选择新闻媒体这条与政治息息相关的前途路。其实我很简单,只想好好过着舒适的生活,做一切我爱做的事,我成了什么伟人更做了什么大事。可是我又不甘心,割舍不了这么多年我想要把我的声音传递到世界各地的梦想,以及偶尔那颗不谙世事打抱不平的冲动的心。最后我只好就把它归结于双子座的双重性格,继续无休止的挣扎着,想着路走着走着就会看得清楚了。


前两天看了一部韩国的电影,《恐怖直播》(The terror live),是近年来除了《新闻编辑室》(The newsroom),我看过最好看的新闻媒体的片儿了。它不仅仅是批判社会控诉政府,更强调着当下社会最重要的一点媒体人的责任。


“'恐怖分子'只有一个,但如今这个局面,是所有人共同造成的。因为舆论从哪来———媒体!


想起几年前陈凯歌的那部《搜索》说的也是媒介舆论导向问题,可跟这个韩国的导演比,不知被甩出了几条街。虽然这片的导演可能略有愤怒青年的特质,因为他只全然展现了对现实的失望,抛给我们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否还能心存期待?但这确是当下每每有事件发生就会被不断提及的话题(正如今年的天津火灾爆炸事故,即使我人在英国,也总会听到对中国政府的责难,一味的抹黑并不是我们中国人该做和希望看见的)。


该片的编剧也没有给这部剧一个答案,那些黑暗势力没有受到惩罚,却以枪子打在满脸戾气委屈却青嫩的少年的背上,势力的主播心怀正义的替他炸掉一切来落幕,他在给那个世界希望,要观众一起等待更好的结局。本片除了丑陋的主播和唯一的反派恐怖分子以外,还有另外三个角色也是非常的鲜活:贪婪龌龊的电视台局长,愚蠢而又咄咄逼人的警察厅长,无私的现场出镜女记者,每个人的人性磨的苍白的条件都来源于我们身边的现实生活。


这是一部很规范却十分精准的优秀类型片,可它玩的又不是类型,而是媒介。如同重要的不是电影讲述的年代,而是电影被讲述的年代。导演最牛逼的地方就是:这部电影就是一个电视直播的恐怖事件,而我们就是真真切切参与着观看着直播的新闻受众。片后我想起我的第一节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的课程,Professor问为什么要读新闻媒体这个专业。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我依旧没有答案。但现在至少这个问题,我知道该怎么回答。


之前爸妈总是说我开悟太晚,人家都工作两年了,我才要出国留学,总是比别人慢半拍。而现在我却发现了晚来的优势。如果我是23岁那年大学毕业就直接来英国的话,我一定有很多生活上的问题不能像现在这样处理的那么好。相比同期来的年龄小我的留学生,在自理能力、适应应变能力以及心理承受能力上,我都表现出了更强的融入性和优越性。更重要的是,这一系列的经历与变故,在我这个合适的年龄,让我学会了人生里很重要的课题——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